皇家国际咨询热线:

162-2871-9999

公司新闻

500米的市政绿化被改造后,竟然火了半个老城区!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1-04-16     浏览次数:     

    500米的市政绿化被改造后,竟然火了半个老城区!(图1)


    文艺评论家普遍认为,这篇长诗在探讨城市带来的破碎化与隔离感,但不论是诗人,还是文艺评论家,面对这种城市带给人的疏离感都没有好的解决办法。


    今年8月,在天津市政干道津塘路旁,出现了一处公共艺术空间——格调艺术馆。


    格调艺术馆的室外景观,包含“望月庭”——一座身处闹市的日式庭园和一个露天美术馆,总长500米,仿佛一座从市井通往禅境的桥梁,链接了城市与艺术。


    望月庭


    露天美术馆


    这是一处复合公共景观,人们可在其中休憩、闲坐,或是阅读、赏画,充分消解了高度统一的市政绿化带来的隔离感,加强了人与城市景观的互动。


    天津作为北方经济中心城市之一,历史上是轻工业高度发达的基地。建国之后,经历几度产业迭代,实现了重工业的重新布局和产业结构的调整。在这个过程中,旧有的产业发达区域普遍面目陈旧,厂房凋零、街景破败。


    这处公共景观的原址是天津河东区造纸五厂,北侧是天津最早的干线之一——津塘路,距离海河景观带只有不到2公里的距离。造纸厂停产后,基地周边只有缺乏维护的市政植栽与一道素面砖墙。而津塘路上车流量大,又有高架地铁穿行,存在一定噪声干扰。


    坐落在津塘路旁的望月庭


    整体基地长达500米,但是进深最大处也只有20米,空间局促,很难通过退线隔离外围干扰,也无法用高大树种创造出曲折内藏的游览路线。


    设计团队通过分析基地周边状况,提取了一系列关键词——城市、融合、公众、休闲,并结合海河的形态,最终构思出独特的“一圆加一线”景观:以一座被406根立柱包裹的圆厅为背景,用数百米长的线性空间作为圆厅的延续,串联起日式庭园与中国古代山水卷轴的意境,形成一个人们可停、可观、可歇、可交互的场所。


    格调艺术馆的“一圆”


    公共景观的露天美术馆部分,主体建筑是一面长约300米、呈曲线造型的纯白色围墙。白色结构的空间立体感很强,围墙自西向东蜿蜒起伏,像熙攘城市中的一个净岛、一张白纸。停下来注视,视线会被铺天盖地的白色所覆盖。


    露天美术馆


    前方广场用白色砾石满铺,与白色围墙相得益彰,更显纯粹。乘坐地铁9号线俯瞰,视觉效果十分震撼,使周边城市界面焕然一新。


    广场依照带状走势,在进深稍充裕的地方设计了圆弧形绿岛。绿岛内种植低矮的金叶佛甲草和高尔夫果岭草,这两种草颜色鲜亮、细腻,与白砂搭配不仅视效鲜明,同时也具有现代感,为整条景观带赋予勃勃生机。


    绿岛上或局部搭配造型松等植物,或点缀数块景石,精致却不复杂,既未冲淡围墙的主体地位,又可以保持其作为背景的视线连续性。


    露天美术馆


    在临近道路一侧,设计了一条宽约一米的鲜花带,绵延数百米,直到格调艺术馆的主体建筑前。鲜花带选用粉花酢浆草密植,颜色美丽但不艳俗,是纯白围墙与繁忙街道间的鲜亮过渡。


    行人从这里路过,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,向露天美术馆投以好奇的目光。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,就可以瞬间出离城市的拥攘,进入沉静忘我的境界。


    露天美术馆


    整个露天美术馆,大概每隔5米就布有一个展示橱窗,考虑到道路与围墙的距离,每两幅作品的视觉角度被控制在2.8°左右的舒适范围。50个展示橱窗均配有达到美术馆标准的照明系统,每当夜晚,便会在20米进深内,形成从色彩、序列到光影的丰富空间层次。


    露天美术馆


    橱窗主要用于艺术品展览,其中两个进深较大处的橱窗比较特别,被用来展示饶有趣味的“微缩园林”。


    东侧小园被设计成江南文人园林,借鉴苏州留园冠云峰的立意形态,搭配太湖石和翠竹、荷花等植物,营造出小桥流水、花木春深的江南意境。


    西侧庭园借鉴日本龙门庭的主景,采用枯山水庭园的造景手法,搭配苔藓、松树、红枫、竹篱笆等,展现了一个静谧安宁的禅意世界。


    露天美术馆的“微缩园林”


    通过完全的开放与精致的公共景观营造,为往来人群在路边建起了一座完全属于公众的美术馆,打造出一片能够令人瞬时沉浸的审美地带。


    蜿蜒的白色围墙将视线自东向西引导,在结尾处形成一个美的小高潮——出现了一间雅致精巧的茶室。望月庭的茶室居于水面之上,清泉从茶室外的太湖石下流出,小瀑布跌落至大水池内,实现了从白砂到水景的过渡。

500米的市政绿化被改造后,竟然火了半个老城区!(图2)

    望月庭的茶室


    同时,茶室又是全开敞空间与半开敞空间的转换点。走进茶室,穿过花街铺地的小园,再迈过一道月洞门,就到了望月庭的枯山水庭。


    这是一座在设计时抛弃了图纸的庭园。为求得最准确的空间感,建造者用同比例微缩泥模不厌其烦地摆放、推敲,枯山水的模样便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清晰。


    望月庭的枯山水庭


    白砂寂寂,石组拔地而起。园中11块岩石都是特地寻来的山皮石,未经人工切割,石上有被风雨侵蚀的痕迹,甚至还带着原生植物。这样的石头,立于象征江湖万里的白砂,才更具崇山峻岭的巍峨气势。砂纹从石下荡漾开来,石是永恒宇宙,砂是变幻的世界。


    望月庭的石组


    特别的是,木质结构的缘廊被安置在路边,用温润质朴的格子门将喧嚣与静寂区隔,给经过的人留下无尽想象。


    望月庭的缘廊


    基地最西侧圆厅建筑前,是望月庭的主庭,也是整个公共景观的高潮所在。


    主庭由水池、绿岛和白砂组成。


    望月庭


    考虑到路旁的公共庭园景色不宜过于枯寂,所以建造者因地制宜,结合在地特色,依循“一池三山”的中国古典园林模式,布置了一泓浅池。


    春、夏、秋非冰冻期,水池蓄满净水,形成澄澈的水镜面。冬季水干后,池内黑色文化石显露出来,与白砂相互映衬,成为静寂幽玄的枯山水。


    水池内有三座绿岛,岛上立石数块,寓意海中仙山,白砂则是江河湖海。池中松影、石影随微波摇曳,望去使人内心平静。在传统枯山水中融入自然幽趣,更显景貌动人。


    望月庭


    主庭以青白两色为主,白砂漫地,油松各具姿态,或刚劲、或挺秀、或横逸,从不同角度看去,层层叠叠、错落有致。


    望月庭


    另外,传统枯山水庭园多植苔藓,然而天津空气湿度不够,不利大面积苔藓生长,浓密的暗绿色也略欠生机。故主庭被细细铺上佛甲草,毛茸茸的佛甲草颜色嫩绿更具生气,给人治愈之感。


    望月庭


    望月庭之所以是一座公共庭园,正因为其主庭面向公路完全开敞,每一位从旁经过的行人,视线都会被牢牢锁定,停留、观赏、感受自然的变换。


    社会学家芒福德在《城市文化》中提到,“景观是一种文化资源”。对于当下的中国城市而言,公共景观代表着对城市与人关系的深刻思考。


    彼得·拉茨(PeterLatz)设计的杜伊斯堡风景公园便是将旧有工业区改建,营造了独特的工业景观,成为人们仰望德国鲁尔区辉煌工业年代的精神地标。


    纽约高线公园,“高线”原是一段三十英尺高的高架铁路,被废弃后一度面临拆迁危险,经过改造后成为独具特色的线型空中花园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效益。


    北京首钢工业遗址公园,将厂区改造成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,过去黄沙漫天的景象不复存在,反而成为绝佳的城市休憩地。


    天津的格调艺术馆也是如此。审美层面,望月庭是城市灰色底板上的一方净土,实践层面,露天美术馆又尽最大可能令公众免费、自由地进入景观内部,参与和融入,实现与自然、与城市、与人的交流。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162-2871-9999
浏览手机站